阿甘小說網 » 同人小說 » 天道圖書館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徒兒路沖回來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這是……巫魂?”

    “巫魂師……不是被滅掉數萬年了嗎?怎么還存在?”

    “這頭巫魂說……對付老師和師妹……難不成,他也是張懸的學生?”

    “不光教出毒師,還教出一頭巫魂?”

    所有人全都臉色一變,一群天崩地陷都面不改色的九星名師,此刻全都像見鬼一般。

    教出先天毒體的毒殿殿主,也就罷了,這么巨大的巫魂,竟然也自稱他的學生……真的假的?

    雖然巫魂師傳承斷絕了數萬年,但一出手連堂主令都能抓住,逼得任清遠代堂主無法出手……實力強弱,眾人還是能看出來的。

    教出的學生,比自己還強……關鍵,一下出現兩個!

    “給我放開!”

    也沒想到,一頭巫魂突兀出現,還趁他不備,搶走了堂主令,任清遠臉色一變,急忙抓了過來。

    堂主令,代表了名師堂的威嚴和地位,不能有失!

    嘶啦!

    空氣被撕裂,四周出現了扭曲。

    能成為代殿主,任清遠的實力,比起張無痕強大不少,全力出手,眾人只感覺,四周的聲音、光亮都被剝奪了一樣,眼前只剩下漆黑的一片,仿佛天地都在瞬間被撕裂了。

    當然,并非真正撕裂天地,而是一種感官上的錯覺,這一招,已經能夠影響到了元神和靈魂,讓人無法分辨出真偽,還是虛假了。

    “實力很強,但是想抓我,還有些不夠……”

    空中的巫魂,輕輕一笑,身影緩緩變淡,眨眼功夫就消失在空中,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是失傳的【巫魂穿梭】!”洛輕塵瞳孔收縮。

    “巫魂穿梭?”張無痕不解。

    “巫魂無形無質,只要意念足夠,完全可以破開空間桎梏,進行穿梭,物質無法阻擋……雖然不能和傳送陣一樣遠距離傳送,但短距離跳躍,也占據了極大優勢!”

    洛輕塵解釋。

    憑借血脈,他對空間掌握的比在場的各位都要強大不少,對這種穿梭的難度知道的很清楚。

    肉身穿越,需要經歷各種空間風暴,難以抗衡,巫魂就會容易不少,能夠突破空間的桎梏……任清遠的實力盡管極強,但想要抓住,恐怕也沒那么容易。

    呼!

    話音未落,剛剛消失的巫魂,已經出現在一個九星名師跟前。

    轟隆!

    一出現,一股特殊的力量,就席卷而出,筆直對這位九星名師撞了過去。

    嘭!

    還沒反應過來,這位名師就被擊中,倒飛而出,撞塌無數建筑。

    幸虧任清遠等人過來之前,知道會鬧出極大動靜,讓當地名師堂疏散了普通人,否則,不知要有多少無辜生命死在這一下的撞擊之中。

    “你……轉走了我的力量……”

    急忙停手,任清遠眼中怒火滔滔。

    以他的眼力,可以輕松看出,對方進行巫魂穿梭的時候,將他攻擊的一部分力量,也卷走了,這才一舉將自己的同伴,當場打成重傷。

    “不錯,來吧,繼續進攻,我看你們九星名師,還剩很多,可以逐一擊敗……”

    嘴角揚起,巫魂淡淡一笑。

    “你……”

    拳頭捏的“咯吱!咯吱!”作響,任清遠快要炸裂。

    對方能夠穿梭,他的攻擊,就沒有任何用處,一旦再次轉移到其他名師身上,豈不等于,自己將自己人打傷?

    “能夠進行巫魂穿梭的巫魂師,最低都達到了九星,巫魂傳承不是斷絕了嗎?你到底是誰?從哪里來的……”

    再也忍不住,大聲問道。

    擁有這種實力,絕非一撮而就,怎么名師堂,從未聽到過任何消息?

    “巫魂是被名師堂所剿滅,但傳承并未徹底斷絕……好了,你還進攻不進攻,不進攻,我要休息了……”

    淡淡看過來,巫魂眼中帶著戲謔。

    “將堂主令交出來,不然,名師堂能滅掉你巫魂師一次,也能滅第二次……”

    任清遠呵斥,腳掌猛地在地上一踏。

    嘶啦!

    四周的空間像是冰凍了一樣,想要撕裂,幾乎不可能做到。

    武技,冰凍空間!

    可以將空間波動徹底禁錮住,傳送陣法都會失效!

    剛才故意借口詢問,實際上卻在積蓄力量,施展出這招。

    “我看你還怎么逃走!”

    凍住空間,松了口氣,任清遠眉毛揚起,手腕一翻,一柄長劍出現在掌心,凌空一點,筆直對眼前的巫魂就刺了過去。

    這劍帶著濃烈的殺氣,還沒來到跟前就宛如變成了實質,就算是巫魂,正面碰上,也難以逃脫。

    看到這劍的威力,知道躲避不過,巫魂并沒有慌張,反而輕輕一笑,巨大的身形陡然縮小,瞬間變得和令牌一樣大,直接躲在堂主令的后面。

    嗡!

    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還能縮小,繼續下去,這劍必然會刺在堂主令上,任清遠急忙長劍上揚,收回力量。

    因為真氣收的太快,胸口隱隱作痛,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哈哈,你可以繼續動手,反正這個令牌在這,你也殺不了我!”

    見他收回力量,巫魂輕輕一笑,再次變回之前的模樣。

    “你……”

    任清遠眼睛瞇起,胸口不停鼓動,似乎整個人都快要爆炸。

    一個萬年不敢出來的毒師,一個不知多久前就已經消失的職業……竟然逼得他有火發不出,換做之前有人跟他這樣說,都絕不會相信。

    “堂主令,擁有歷代代堂主的意念,你雖然用巫魂搶走,隔絕了我的意念探視,但是永遠無法掌控,甚至,還要時刻防備被反噬受傷!”

    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憤怒壓制下來,任清遠再次看過來:“如果我沒猜錯,現在你盡管拿著堂主令,但靈魂和接觸烙鐵一樣滾燙吧!”

    堂主令,代表了名師堂的尊嚴,要是人人都能搶走,也沒任何意義了。

    對方看起來拿走了東西,自己都沒辦法搶回來,但實際上,恐怕正承受著歷代先祖意念的攻擊,無法自拔。

    “這東西的確有些燙手……”

    巫魂笑了笑:“不過,現在還不能還你!”

    說完,不再理會對方,身體一晃,落在地上,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徒兒路沖……回來了!”
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