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史上最強贅婿 » 正文
| 繁體版

第73章:城主要吐血!沈浪木蘭愛如潮水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城主府內。

    柳無巖城主非常愉快。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田橫竟然還有一個長相如此相似的弟弟,神來之筆啊。

    一個失去身份的田橫就更加好用了,完全是一支沾毒的匕首,而且也更加依賴柳無巖了。

    此時,他溫著黃酒等著田橫歸來。

    接下來就是談心的時刻了,好好安撫這條毀容正不安的走狗,

    “應該殺光了,該回來了吧。”城主問道。

    心腹幕僚道:“應該是的,只不過田橫心中充滿仇恨和憤怒,只怕還要好好折磨一番,碎尸萬段之類的才會回來。”

    只可惜啊,死的不是沈浪自己。

    心腹幕僚仿佛看出了主人的心思,微笑道:“大人,有些時候人活著,比死了還要痛苦。尤其是一個有感情的人,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自己的親人慘死在面前而無能為力吧。”

    柳無巖城主想要放聲大笑,但覺得那樣太過于輕浮和孟浪,違背讀書人風度。

    所以,他僅僅只是矜持一笑。

    “我竟然將沈浪那樣的小兒視為大敵,真是可笑可悲。”城主大人道:“最近這段時間,真是迷失了心智啊,所以人要讀書,讀書才能心靜,心明!”

    心腹幕僚道:“大人這話半點不錯,玄武伯才夠資格做您的敵人,沈浪只是一條狗而已,就算咬人再疼,他也只是一條狗,沒了主人輕而易舉就能打死,燉成一鍋肉羹。”

    城主大人道:“讀書人就要優雅風度,沈浪久貧乍富不了臺面,那種言語粗鄙的丑陋姿態,真是羞于與他共處一室。”

    然后他拿起書,細細閱讀,將沈浪拋之腦后。

    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奴仆的聲音。

    “大人,有人送來一個盒子,說是田幫主送來的,事情已經辦妥。”

    柳無巖城主道:“拿進來。”

    那個武士將盒子拿過來,上面還貼著封條。

    “撕掉,打開!”城主大人吩咐道,接著后退幾步。

    萬一是什么毒箭之類的呢?

    封條撕掉,盒子打開。

    里面露出一顆猙獰的人頭,鮮血淋漓。

    正是在熟悉不過的田橫!準確說是毀容后的田橫。

    柳無巖城主頓時覺得腦袋一蒙,整個四肢冰涼。

    緊接著,外面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聲音。

    他的心腹奴仆飛奔而入,大聲道:“主人,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我們在白雪山莊所有的金幣,全部被劫走了。”

    頓時,柳無巖身體如同雷擊一般,久久沒有反應。

    那……那是他大部分的錢啊。

    這些錢不但要用來養老,還要用來賄賂上官的啊。

    多少年了,他做官那么多年,才貪污攢下了這些錢。

    容易嗎?這……這是我挖我的心啊。

    緊接著,那個心腹仆從遞上來一張紙條道:“他們劫走您的秘密金庫,還留下了一張紙條。”

    柳無巖城主接過來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寫著幾個大字:劫金幣者不是沈浪!

    柳無巖城主面孔抽搐了一下。

    兩下,三下!

    他猛地吼道:“沈浪,我操你娘……”

    然后,城主大人后仰倒下,猛地噴出了一口痰,里面帶著血絲。

    ……

    “娘子,你可幫我扶好了啊,千萬別讓我摔下來。”

    沈浪正在進行一件神圣的事情。

    他踩在凳子上,用鮮紅的毛筆,在田橫的名字上畫叉。

    當然這個凳子就半米高,木蘭在下面雙手扶著,免得他這個小白臉夫君摔下來。

    “我的仇人,又少了一個。”沈浪嘆息道:“可是,我連三分力都沒有使出啊!”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木蘭絕美的臉蛋微微顫了一下。

    沈浪望著墻壁上剩余的這些名字。

    徐芊芊,徐光允,林默,張晉。

    然后,他又用黑色的毛筆將柳無巖的名字也添了上去。

    這次試圖謀害沈浪,柳無巖扮演著一個重要角色,所以不把他添上仇人名單,實在是說不過去啊,邁不過自己的良心。

    “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闖進來。”

    說完后,沈浪覺得這話有點熟悉。

    回想之后記起來了,昨夜田橫剛說過。

    是不是有些不吉利嗎?

    “呸,呸……”

    沈浪啐了兩口。

    不過,看來反派的口頭禪都是一樣的啊。

    只不過長得帥的反派叫有魅力有內涵,長得丑的反派多說半個字都該死。

    木蘭已經有些不想扶了,因為她根本跟不上這個夫君的節奏,內心戲太多了。

    “娘子,我要跳下來了,你可要接住我啊。”沈浪道:“這么高,萬一摔傷了可不得了。”

    木蘭轉身走了。

    沈浪真的從半米高的凳子上跳下來,而且還是橫著下來的。

    木蘭真是有心讓這個夫君好好摔一跤,但終究敵不過心軟,輕輕在他的腰上一拂過。

    頓時,沈浪站穩了。

    想象中被娘子抱在懷里的一幕沒有發生,沈浪有些嘆息。

    ……

    父母再住在楓葉村已經不太安全了。

    而且關鍵是,那個地方沈浪已經衣錦還鄉過了。

    那種鄉下地方,裝逼一次兩次就夠了,若經常去衣錦還鄉那就沒意思了。

    所以,沈浪想要勸父母搬家,搬到伯爵府附近來。

    弟弟沈建表示非常興奮,但一貫來對沈浪言聽計從的父母卻拒絕了。

    兒子給人當上門女婿,住在別人家里是應該的,作為父母怎么可以再住過去,那豈不是太不知廉恥了嗎?

    而且昨夜田橫去殺人之事,沈浪沒有告訴父母,只是用另外一種理由將父母弟弟帶走的。

    所以不管沈浪怎么說,父母都不同意。

    沈浪總不能說,兒子在外面仇人仿佛越來越多了,為了你們的安全,趕緊住進來吧。

    迫不得已,木蘭出馬了。

    她也不嫌棄沈浪家里又臟又破,蹲在沈浪母親的面前,握住她的手道:“婆婆,夫君孝順,三天兩頭都想回來看您,但這里距離伯爵府實在是太遠了。夫君一來一回,就是大半天時間。”

    “夫君有錢的,您不住在府內,就在伯爵府外面,起一幢新房子。”

    “我知道您刺繡和紡織都厲害得很,這方面我很笨,我娘比我還笨,我若是要給夫君縫制衣衫,還是要請教您的呀。”

    這幾句話說得沈浪心都要融化了。

    不過,娘子你可從來沒有和我這樣溫柔說過話啊。

    果然,沈浪母親敵不過木蘭的溫柔大法,稀里糊涂地就被勸得搬家。

    一家三口搬離了楓葉村,在距離伯爵府大約三里地的地方住了下來。

    那里屬于伯爵府的封地,甚至在莊園范圍內,有伯爵府的騎兵巡邏,非常安全。

    先住那里的空房子,然后新房子立刻建。

    ……

    搬家之后,沈浪和木蘭又在新家陪著父母吃了一頓飯,這才返回到府中。

    沈浪心中愛意泛濫。

    這個媳婦太可愛,太懂事了。

    身份高貴美麗,武功絕頂不說,關鍵對他父母這般溫柔可親。

    所以,他總有些忍不住要和木蘭發生些什么。

    不過木蘭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讓他立刻清醒過來,全身充滿都戰斗欲。

    “夫君,我有一套藍色的布裙子,連同內衣都不見了,你可有看到嗎?”

    沈浪后頸猛地豎起。

    有險情,有險情,戰況即將發生。

    沈浪立刻拋棄心中的旖旎,進入戰斗狀態。

    A:選擇撒謊,說我沒有看到啊。

    B:誠實回答,我看到了,是我偷的。

    幾乎一瞬間,沈浪就做了決定。

    男人該撒謊的時候一定要撒謊,但千萬不要把謊言指標隨意浪費在雞毛蒜皮的小事上。

    沈浪低頭道:“我,我看到了,是我偷的。”

    木蘭很欣慰,沈浪沒有撒謊。

    “夫君拿去做什么了呀?”木蘭道:“過幾天封地的蠶寶寶大吃了,我要穿這套布裙去摘桑葉的。”

    沈浪又面臨一個選擇。

    A:我心中太喜歡你了,實在有些忍不住,就拿著你的衣裙做了一些壞事,將你的內衣裙弄臟了,然后怕被你發現,所以燒掉了。

    B:我拿去穿了。

    人生有時候看上去有選擇,但實際上沒有選擇的。

    兩個選擇,第一個會死得很慘。

    第二個會死得更慘。

    沈浪決定選擇死得很慘的那個,絕對不能說出自己拿去穿的真相,否則會被誤會成男同騙婚的。

    “娘子……對不起,有天夜里我實在輾轉反側,腦海里面全部都是你的身影,所以就忍不住拿著你的衣裙去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丑事,事后非常后悔擔心,就……一把火將你的裙子燒掉了。”

    說完之后,閉上眼睛暗道:“我死定了。”

    真的會死得很慘吧,做一個男人投老婆的內衣做那種事情?還一把火燒了。

    丟人啊,羞恥啊!

    不過,做男人一定要有骨氣。

    沈浪夢地睜開眼睛,色厲內荏道:“金木蘭,反正丑事我也已經做了,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我若是皺一下眉頭,我就不配做你丈夫。”

    “來吧,金木蘭你有什么手段折磨我,盡管使出來!”

    木蘭有些呆了。

    夫君,做出這樣的丑事之后還這樣理直氣壯,你是怎么做到的呀?

    木蘭狠狠白了沈浪一眼。

    然后板著臉道:“夫君,你為什么要燒掉衣衫,洗干凈就可以了,我以后還要穿的,我們伯爵府最忌浪費。”

    接著,她放下一瓶藥在沈浪的面前,直接走了。

    走出門的時候,她幽幽道:“不過夫君,身體最重要,不要沒有節制。”

    沈浪抬頭一看,竟然是安再世大夫配的六味地黃丸。

    補腎用的!

    ……

    注:嗷嗷待哺,求推薦票,大家該投喂了。
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