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日月同輝 » 正文
| 繁體版

第122章 退三步,良緣成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觀棋又看向東郭無名。

    東郭無名只點了下頭。

    李卓航看著這些少年才俊,不論他們是沖著李家的家世財富來的,還是沖著李菡瑤的才名來的,或者來幫忙的,都足以令他自豪,以及倍感榮幸。

    這不是普通的選婿。

    這是招贅婿!

    雖然他們闖關未必是想嫁入李家,但他們肯為了李菡瑤費心機、窮智謀,已經足夠了。

    他很期待這次選婿的結果。

    李卓航見各家請的幫手都到了,看他們的年紀都在二十左右,并無年紀大的混淆其中,因此也不盤查,橫豎這些人都是來幫忙的,并非求親的。

    他便宣布繼續選婿。

    墨文墨武抬了一張桌子來,放在廳堂正中。

    墨竹在桌上擺下棋盤,并兩個瓷罐。

    觀棋在眾目睽睽之下,輕盈地走到桌前,先笑吟吟地環視眾人,然后左手從一罐內抓一把黑子,右手從另外罐內抓了一把白子,兩手交替,此起彼落,就聽得“啪啪”落子聲不斷,很快,布了一局棋。

    她后退一步,兩手虛抬。

    “誰先來破解這局?”

    眾少年聽了,呼啦啦全部起身,走到桌前觀看,因人多——有二十多人——分四面圍住了桌子。

    觀棋后退幾步,站到李卓航身邊去了。

    李卓航不知為何,瞪了她一眼。

    觀棋笑道:“老爺,婢子表現還算鎮定吧?”

    李卓航道:“這來的都是高手。你要小心了。”

    觀棋道:“請老爺放心。”

    李卓航便不說話了,看向堂下。

    那邊,王壑看了一會,發現這局棋的黑子已經深陷重圍,敗相明顯,但要救活并不難,只需棄子退步,連退三步,便能扭轉敗局,心里便有數了。

    他且不動聲色,先看其他人。

    其他人哪有他棋藝精,都一臉沉重地盯著棋盤,苦苦思索,方逸生也不例外,落無塵和東郭無名好些。

    那東郭無名瞅著潘子辰,仿佛問:“這你都破不了?”

    潘子辰神情尷尬,他真破不了!

    東郭無名便排開眾人道:“在下先來。”說完在桌邊坐下,看向對面,見對面沒椅子,心下奇怪。

    觀棋聽見他話,又走下堂來。

    墨竹對眾人道:“請大家讓讓。”

    眾少年識趣,忙向兩邊閃開,觀棋就站到桌邊,和東郭無名對面、對弈。

    東郭無名抬手落下一子,雖是棄子退步,卻暗藏陷阱,隱含殺機,以退為進,殺氣凌厲。

    觀棋緊跟著落下一子,一腳踩入陷阱。

    東郭無名再退一步,再布陷阱。

    觀棋再跟一子,又踏入陷阱。

    東郭無名落下第三子,棋盤上局勢已然大變,黑子奇兵突出。他看向觀棋,詭異地笑,等著她應對。

    觀棋卻宣布道:“過關!”

    清脆的聲音如珠玉落盤。

    東郭無名笑容僵住,鷹眼沉沉地盯著紅衣少女——他很想知道這丫頭踏入他的陷阱,接下來如何脫身,正氣勢高昂的時候被叫停了,能不憋得難受嗎!

    方逸生等人也都看得沒趣,又悵然,原以為會廝殺激烈,誰知這么快就結束了,但就是這簡單的三步棋,他們之前根本沒想到,怎不悵然?

    東郭無名站起身來,讓位。

    落無塵上前坐下,微笑道:“在下來。”

    眾人都以為,觀棋會將棋局復原,然后再跟落無塵對弈,然而觀棋卻飛快地收拾起棋子來,兩手如穿花蝴蝶般此起彼落,須臾工夫便將黑白子拾進罐。

    跟著又像剛才一樣,兩手各抓一把黑白子,一手落黑子,一手落白子,此起彼伏,轉眼又布了一盤棋。

    眾人定睛一看,跟剛才不一樣。

    落無塵定下心,仔細觀看局勢:依然是黑子深陷重圍,已呈敗相。沉吟許久,發現若要扭轉敗局,還是要棄子退步,連退三步,方能打開局面。

    既想好,他便落了一子。

    這一步退得十分瀟灑、大氣,也沒暗藏玄機,落子后朝觀棋一笑,令人如沐春風,“姑娘請。”

    觀棋笑著落下一子,“落少爺請。”

    落無塵再落一子。

    觀棋又跟了一子。

    落無塵再落一子,局面豁然開朗,然后抬眼看著觀棋,忽聽人群中不知是誰小聲打趣道:“他倒溫柔,娶不成李姑娘,把這小丫鬟娶了也是一樣。”落無塵頓時臉紅的像關公,連耳廓都紅透了,忙垂下眼瞼。

    觀棋又宣布:“落公子過關。”

    還笑吟吟對他眨眨眼。

    落無塵忙起身,走到一旁。

    觀棋再將棋子收拾進罐,然后還是兩手各抓一把黑白子,一手落白子,一手落黑子,此起彼落,看得眾人眼花繚亂,轉眼又是一局棋布成。

    眾人都瞪大了眼睛——

    又不一樣了!

    王壑神情凝重起來。

    不但他,東郭無名也是。

    落無塵也怔怔的出神。

    他們都看出了端倪:先后三局,每一局格局都不一樣,但都是黑子深陷重圍。這并不出奇;奇的是要想扭轉局面,必須以退為進,且連退三步方可。

    王壑嘗試利用進攻來解救黑子,竟然尋不到任何進攻的途經,唯有后退,退一步便海闊天空。

    他們悟出了布局者的用心:

    今日,李姑娘要招贅婿。

    若想親事成,須得求親者放棄自己的家世、放棄男娶女嫁的世俗規矩、放下男子的尊嚴。

    連退三步,方能成就良緣!

    好高妙的心思!

    王壑既知李菡瑤用心,豈肯隨便退讓?他代表的可是方家,背后是忠義公府;便是他自己,哪怕是替人助拳,也不容他如此退讓,定要另辟蹊徑!

    他被深深地吸引了。

    今日,他無論如何也要見到這位李姑娘,哪怕不是為了“墨竹”,不是為了幫忙。

    他走到觀棋對面,在椅內坐下,盯著棋盤思索。

    眾人不知他底細,都緊盯著他,想看他棋藝比落無塵和東郭無名如何,結果他半天沒動。

    王壑想了足足有一盞茶的工夫,才落下一子,不同于東郭無名的步步陷阱,也不同于落無塵的大氣退讓,他這一步退的很蹊蹺,看不出后招,令人覺得撲朔迷離。

    觀棋也沒有立即落子,凝神思索。

    想了好久,她才跟了一子。

    王壑又開始盯著棋盤苦思,良久,又落一子。

    ********

    觀棋:美女們,不投我一票么!
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