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諸天最強大佬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百六十章 老狐貍飚演技【求月票】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楚毅伸手一拂道:“吳大監不必拘禮,大監不隨谷總管服侍陛下,深夜至此,莫非陛下有什么旨意不成?”

    吳通起身掃了黃淮等人一眼,身為朱厚照身邊的近侍,吳通自然對于黃淮這幾位朝中重臣不陌生,向著楚毅道:“大總管,陛下聞知兵部侍郎黃淮、五軍都督府右都督黃奎等人擅自調動兵馬大為震怒,親自下令,令都督將黃淮幾人抄家,九族盡皆下如牢獄聽候發落!”

    楚毅眉頭一挑,按說這會兒朱厚照應該入睡了才是,就算是東廠、錦衣衛、西廠的消息入宮,也該等到天亮之后才知曉才對啊。

    微微頷首,楚毅向著吳桐笑道:“吳大監,陛下難道還沒有入睡嗎?”

    吳桐笑著道:“陛下本來已經入睡了的,不過不久之前,首輔楊大人有急事求見陛下,所以陛下便被驚醒了。”

    楚毅驚訝道:“首輔楊廷和大人?他求見陛下所為何事?”

    說著楚毅不禁向著黃淮、馬云章、封安、白兵幾人看了過去,果不其然,黃淮他們一個個精神為之一振。

    雖然說黃淮他們沒有說話,但是楚毅卻大致能夠猜到幾人肯定是非認為楊廷和前去求見天子十有八九是為他們求情的。

    楚毅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楊廷和絕對是一個老狐貍,如果說楊廷和乃是前去落井下石的話,楚毅會相信,但是要說楊廷和會為了黃淮他們說情,楚毅信了才怪。

    果不其然,就聽得吳通道:“楊閣老求見陛下卻是向陛下稟明黃淮、黃奎等人私自調兵圍殺總管之事,陛下聽候為之震怒,本來楊閣老是勸說陛下誅黃淮等人三族的,只是陛下震怒,親自下令要誅黃淮等人九族!”

    “啊,楊廷和,你這老賊……”

    黃淮臉上露出絕望之色,禁不住一聲怒罵。

    至于說封安則是面色慘白,最后一線希望破滅,封安如同失心瘋一般哈哈大笑起來。

    白兵、馬云章干脆就是直接昏了過去,丑態畢露,哪里還有朝廷大員的儀態。

    目送吳通離去,楚毅不禁向著黃淮道:“黃大人,看來你們令楊閣老太失望了啊!””

    黃淮不由的一驚,盯著楚毅道:“你……你什么意思!”

    楚毅笑著道:“你說本督何意呢?”

    黃淮咬牙看著楚毅道:“楚總管,下官愿意指證楊廷和,是他,一切都是他,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者……”

    本以為楚毅會大為興奮放他一馬,然后讓黃淮失望的是楚毅一臉平靜的看著他,絲毫沒有一點的欣喜之色,反而是用一種看著白癡的目光看著他。

    楚毅輕嘆道:“連這點大局觀都沒有,難怪會被人當做棄子,楊廷和他可以選擇向天子出賣你們的行蹤,那是因為他已經看穿你們根本不能成事,你以為他就料想不到你會指證于他嗎?”

    黃淮一臉的愕然之色,只聽得楚毅繼續道:“人證、物證,你可有嗎?你不會以為陛下不知道這一切都有楊廷和的影子嗎?劉瑾身死,李東陽致仕,朝廷動蕩,百官之中,唯有楊廷和最適合,也最能夠穩住朝廷局面,就算是陛下心中對其再如何不滿,一樣選了他做內閣首輔,因為眼下還沒有人能夠替代他在朝中的作用。”

    黃淮頹然,露出恍然之色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等竟然不過是一棄子,棄子啊!”

    憐憫的看了黃淮一眼,楚毅徑自進入黃淮府邸之中。

    黃淮、馬云章、封安、白兵,再加上黃奎,被天子定性為謀逆之罪的大案終于隨著五人九族被抓,家產抄沒而暫時落下了帷幕。

    這一夜京師許多人都沒有安眠,黃淮等人被抄家,尤其是楚毅奉命捉拿五人九族之人,緹騎四出,整個京城都能夠聽到東廠之人以及錦衣衛的人到處拿人的動靜。

    一直持續到天色大亮,就算是如此,仍然能夠看到長街之上有錦衣衛、東廠番子出沒,一名名哭泣,哀嚎不已的犯官親屬被從各個地方抓了過來。

    并且天子震怒,錦衣衛直接驗明了黃淮幾人的身份之后,按照其九族族譜開始到處拿人。

    哪怕是九族之內親屬有不少不在京師之中,但是以錦衣衛遍布天下的眼線以及據點,只要有名冊,想要拿人還真的不是什么問題。

    當然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達成的事情,怕是至少要十天半個月才能夠將幾人九族之內的人盡數捉拿歸案。

    天色大亮,楚毅洗了把臉便前往豹房而去。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楚毅相信朱厚照肯定是半宿沒有歇息。

    果不其然,當楚毅抵達豹房的時候,守在外面的谷大用看到楚毅前來不禁眼睛一亮,連忙上前來向著楚毅道:“楚毅兄弟,你總算是來了,陛下一直要等著你平安歸來,咱家都勸了好幾次了,可是陛下卻是不聽。”

    楚毅沖著谷大用點了點頭道:“谷總管卻是有心了,還請谷總管一起,我們也好勸說陛下前去歇息。”

    谷大用笑著道:“相信陛下只要見到楚毅兄弟你安然無恙陛下也就安心了。”

    說話之間,谷大用、楚毅二人便進入了大殿當中,楚毅遠遠的就看到朱厚照坐書案之前,看那架勢應該是在練字。

    要知道以朱厚照跳脫的性子,想要讓他安靜下來練字還真沒有那么容易,所以說這會兒看到朱厚照在那里按捺性子練字,楚毅就能夠看出朱厚照其實心中并沒有那么平靜。

    聽到了腳步聲,朱厚照不禁抬頭向著幾人看了過來,當看到大步而來的楚毅的時候,朱厚照不禁眼睛一亮,一顆心落了下去,將手中毛筆放下,含笑看著楚毅、谷大用二人。

    “楚大伴,看到你安然無恙,朕也就安心了!”

    楚毅一臉感激之色向著朱厚照一禮道:“奴婢蒙陛下如此關愛,心中惶恐,還請陛下以龍體為重,莫要傷了龍體才是。”

    朱厚照擺了擺手道:“肯定是谷大伴同你亂說了什么,朕還沒那么不經事,無非就是半宿沒有歇息罷了。倒是楚大伴你,這一夜怕是驚心動魄吧。”

    說著朱厚照拉著楚毅道:“楚大伴,快給朕講一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毅微微頷首向著谷大用道:“谷兄弟,通知御膳房,為陛下準備早膳!”

    谷大用道:“早膳早已經備好,不過陛下卻是堅持要等你來了再開始用膳!”

    朱厚照笑著道:“谷大伴,通知御膳房傳膳,你去隔壁將楊閣老請來,今日朕要擺宴與楊閣老共餐。”

    楚毅已經從吳通口中得知楊廷和的事情,卻是沒有想到楊廷和竟然被朱厚照留在這豹房當中。

    看了朱厚照一眼,楚毅心中明白這是朱厚照故意的,楊廷和對于朝中文武的影響太大,如果說在他捉拿黃淮等人家眷的時候,楊廷和暗中聯絡文武百官的話,說不定會給他帶來不小的麻煩。

    朱厚照將楊廷和留在這里,擺明了就是為他剔除楊廷和可能會造成的不良影響。

    朱厚照似乎注意到了楚毅的神色反應,不禁沖著楚毅眨了眨眼睛,一副我是不是做的很棒的模樣。

    楚毅心中暗暗感嘆,說到底朱厚照不過二十余歲,如果不是身為帝王而是出身于富貴之家的話,他可能會活的非常的灑脫。

    一陣腳步聲傳來,楚毅聞聲望去,就見一道身影同谷大用一同自一旁的偏殿走了過來,不正是朝堂第一人,內閣首輔楊廷和嗎?

    看到楊廷和,楚毅面露笑意上前一步沖著楊廷和拱手道:“見過首輔大人。”

    楊廷和連忙還禮道:“廷和見過總管大人,總管大人一夜沒有歇息,精神還如此之好,真是令老朽羨慕啊。”

    楚毅笑著道:“首輔大人老當益壯,操勞國事,才是楚毅應當學習的。”

    二人客套的時候,已經有小太監將膳食擺放整齊,就聽得朱厚照向著楚毅還有楊廷和道:“楚大伴,楊卿家,今日便陪朕在這里用膳。”

    能夠陪天子用膳這是一種榮幸,非是天子寵信之臣的話可沒有幾個人會有這般的待遇。

    楊廷和與楚毅連忙謝過,二人各自落座,滿桌的色香味俱全的御膳,差不多十幾個菜肴,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卻是朱厚照特意命人加了幾樣菜,平日里朱厚照其實根本就不會允許御膳房準備如此之多的飯菜。

    朱厚照笑道:“朕特意命人加了幾樣川菜,若是朕沒有記錯的話,卿家乃是四川成都府人氏,不妨嘗一嘗,這川菜可還合卿家的口味!”

    楊廷和頓時一副感動莫名的神色,向著朱厚照道:“老臣蒙陛下厚愛,感激涕零。”

    說著楊廷和擦去眼角淚水道:“讓陛下,楚總管見笑了!”

    楚毅看到楊廷和那再自然不過的反應心中不禁感嘆,這就是一個演技精湛猶如影帝一般的老狐貍啊,不知道的還真的以為楊廷和忠心耿耿,一心效忠朱厚照呢。

    我真沒睡著啊,真的,遲到的第四更送上,求月票,打賞啊。

    老作者古月的書,《神游諸天虛海》中午上架,喜歡的不妨瞧一瞧。
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