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白銀霸主 » 正文
| 繁體版

第八百一十章 強者云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作為四大宗門之一明王宗的長老,四大宗門中除了玉羅宗之外其他三宗的有名人物,風清河幾乎都認識,作為靈山派的千機堂的堂主,張佑榮與風清河在不少場合都見過面,看到風清河與莫紫夜上到樓船之上,這么一介紹,大家就都彼此認識了。

    看到莫紫夜,嚴禮強特別高興,“多年未見,莫姐姐修為大進,真是可喜可賀!”

    莫紫夜微微一笑,“我這點進步,比起你來又算什么,當年我們認識的時候天下間又幾個人知道你的名字,而此時此刻,祁云督護嚴禮強三個字卻已經名震天下,應該是我恭喜你才對……”

    “怎么,禮強老弟原來早就和風長老的高徒認識啊?”張佑榮哈哈大笑著問道。

    “當年我還是孫冰臣孫大人身邊的扈從侍衛,護送孫大人進京,在路上遇到黑風盜,曾經與莫姐姐聯手對敵,算是不打不相識!”嚴禮強笑著解釋道,看著周圍人好奇的目光,特別是面對著陸蓓馨和鐘若蘭兩個人的目光,他若不說清楚,說不定還要讓兩人誤會。

    他和鐘若蘭的關系這時候早已經向陸家和鐘家挑明了,除了陸家之外,嚴家還會和鐘家聯姻,將來他除了娶陸蓓馨,也會同時娶鐘若蘭,兩人算是平妻,地位平等,同時嫁給他,對這種事,鐘若蘭和鐘家早有準備,自然不會反對,而是樂見其成,而陸家陸老爺子這邊,同樣也沒有什么意見,因為陸家很清楚,以嚴禮強今日今時的地位,斷然不可能只娶陸蓓馨一個人,說實話,要不是陸家認識嚴禮強比較早,以陸家現在的地位,都未必能夠搭得上嚴禮強這艘大船,鐘家在西北的地位不是陸家能比的,陸家的小姐能與鐘家的小姐作為平妻嫁給嚴禮強,這對陸家來說,不僅不是什么丟面子的事,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反而是一種榮耀。

    原本嚴禮強以為陸蓓馨在這個時候會發脾氣鬧上一鬧,但讓嚴禮強有些意外的是,在這件事上,陸蓓馨卻比他想象得更加通情達理,不哭不鬧,唯一的要求,就是讓嚴禮強陪著她在陸家莊多練了幾日琴棋,并且給她又作了一首曲子。

    今日陸蓓馨與鐘若蘭算是在確定了彼此身份后第一次正式相見,兩人在這樓船之上,居然很快就熱絡了起來,一直在一起拉著手說著話,不一會兒的功夫,就開始姐姐妹妹的互相稱呼了,鐘若蘭年齡稍大,是姐姐,而陸蓓馨則是妹妹。

    看著兩人在一起和諧的景象,嚴禮強暗暗感慨,這就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女子的好處,雖然有時有點小姐脾氣,但在很多時候,卻也更識大體,顧大局,心胸見識,不是普通女子能比。

    風清河與莫紫夜上到樓船之后,也很快就從與張佑榮等人的交談之中得知了靈山派這次來祁云郡的目的,靈山派的目的,其實和明王宗一樣,一方面是想要借著殺胡令的機會在西北為宗門開辟一個財源,涉足羊毛和羊毛布的生意,另外一個方面,就是直接準備在祁云郡建立別院,只是因為靈山派與嚴禮強相熟更早,對嚴禮強的情況更了解,所以靈山派做出的在祁云郡建立靈山派別院的決定也更干脆。

    知道靈山派的打算之后,風清河長老嘴上沒說什么,心中卻咯噔了一下,他原本以為明王宗已經算是動作快的,沒想到比起靈山派來,還是慢了一步。

    “風長老這次來西北,也是為了殺胡令之事么?”嚴禮強和風清河說著話,“若是為了殺胡令之事,那請風長老盡管放心,只要是明王宗弟子獵頭得到的草場功田,祁云督護府全部兌現,一個不會少,如若明王宗不想要那些草場,我個人會以比照關內草場的價格,全部收購,絕不會讓明王宗弟子吃虧就是了,而且對幾大宗門的高手,我這里還有特別的激勵之策,呆會兒風長老可以領取一份特別的獎勵名單,那名單上有八十一個人,都是沙突七部和黑羯人中的頭領高手,那些人的腦袋的價格,也比普通的沙突人和黑羯人要高,一顆腦袋從兩千畝到十萬畝草場不等……”

    “哦,誰的腦袋值十萬畝草場?”風清河瞇著眼睛問道。

    “若是明王宗能把黑羯人泰米巴親王的腦袋帶來,那自然就值十萬畝草場!”嚴禮強點了點頭。

    “十萬畝草場……”風清河眼中精光一閃,這可不是小數目啊,若是他們明王宗能在古浪草原上占據這么大的一塊草場,那明王宗在西北的這個財源就穩穩的開辟出來了,這對整個明王宗來說都有著非凡的意義。

    看著風清河臉上的神色,張佑榮大笑了起來,“哈哈哈,看來風長老已經有些意動了,不過明王宗要出手的話可得趁早啊,現在那個黑羯人的什么狗屁親王的腦袋可是香餑餑啊……”

    “聽張堂主這么說,莫非靈山派已經看中哪個人的腦袋了?”

    “看中可沒用,還得要拿回來才是,實不相瞞,我們靈山派的華長老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靜極思動,前些天已經離開靈山派,這兩天說不定已經到西北了……”

    聽到靈山派的華長老都離開了靈山派,風清河是真的震驚了,這個華長老叫華無忌,在四大宗門之中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也是靈山派的殺神,殺孽之重,真個是名震四大宗門,這個華長老當年還年輕的時候,代表靈山派一人一劍行走江湖,死在他手下和被他剿滅的大盜賊寇,馬賊土匪,真個是成千上萬,殺得是尸山血海,半點也沒有夸張,以至于后來那些黑道人物和土匪山賊,只要聽說華無忌出現在自己的地盤附近,一個個無不嚇得屁滾尿流,連頭都不敢露,曾經這個華長老還創造了一個記錄,有一年他到瀘州鳳凰山訪友,那瀘州鳳凰山附近盤踞的幾股馬賊土匪,聽說這個人來了,直接就嚇得全部解散了,一個個馬賊土匪的頭頭都逃得不敢回來。

    當年這華長老可是靈山派掌門的有力競爭者,只是后來聽說靈山派的前任掌門和幾位長老覺得華無忌殺心太重,若是當了靈山派的掌門恐怕對靈山派未必是好事,所以才沒有把掌門之位傳給他,而只是讓他當了長老,所以也是從那時起,這個華長老行走江湖的時間才少了,常年都在靈山派中閉關,很少出來行走,沒想到這次,居然連靈山派的華長老都出手了。

    “有華長老出手,那個泰米巴就算身邊有幾十萬的大軍,但他的腦袋,哪里還跑得掉……”風清河嘆了一口氣。

    “希望如此吧!”

    看著風清河那有些變化的臉色,嚴禮強微微一笑。

    眾人在樓船上呆了一會兒,一直等到制造局的輪船結束了試航,嚴禮強才讓樓船靠岸,隨后就在祁云督護府設宴招待眾人……
青海11选5